藤门留学

图片说明

赴美留学也许是个大坑 需要花些时间来填

2017-07-17    来源:互联网    编辑:admin
经历过的人或许能明白,赴美留学也许是个大坑。本科文凭只是个跳板,如果想在美国工作,专注于一个领域的研究工作才会有出路。现在的职场竞争激烈,一个美国大学文凭并不能让你的人生焕然一新,相反的你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填这个坑。

  经历过的人或许能明白,赴美留学也许是个大坑,需要花些时间来填。本科文凭只是个跳板,如果想在美国工作,专注于一个领域的研究工作才会有出路。现在的职场竞争激烈,一个美国大学文凭并不能让你的人生焕然一新,相反的你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填这个坑。
  家长和学生都一心想着上排名第几的学校,很少为下一步做准备。事实上,随着大学的普及,大学生早已成为普通劳动者。大学毕业后这么过渡一下,然后想办法读研究院。只有研究院毕业,才算专业人才。他们大学一毕业,可选择的职业都是这些普通劳动者的临时工作。当然不可能有人给办工作签证。结果在美国一天也没有工作过,不过是大学校园混四年,和中国同屋做四年中餐,拿到文凭就回国。当然是百无一用、海龟变海带了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教育版最近公布一组数据,包括2011-2012年各种学历和专业的中等年薪以及失业率,从一个侧面帮助我们了解这个问题。比如,中国学生最为热衷的企业管理专业(Business Management and Administration),本科生的中等年薪就3.7万美元,几乎是最低端的工作,而且失业率高达7.1%;而同一专业的硕士学位持有者,中等年薪8万,翻了一倍还多,失业率仅4.3%。也难怪,在美国最底层的大学(即中国的家长和学生在排名榜上找不到的“四流大学”),其毕业生的都有三分之一要读研究院。在美国不读研究院,大学毕业不过是个打工仔。

 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。如果有幸上了常青藤,并且表现优异,本科毕业去华尔街或精英企业的可能性还是有的。但这仅属于极少数人。另外就是工程专业。在本科生已经成为普通劳动者的时代,工程专业仍然被誉为“第一个专业学位”,也就是最初级的“专业学位”。言下之意,其他本科专业根本不算专业。因为工程专业要求高,训练专门,水平不够没法儿混,拿个本科学位很难得。美国本科学位中等年薪最高的几个专业,基本全是工程:电子工程(6.2万)、机械工程(5.9万)、普通工程(5.7万)、计算机科学(5.3万)、民用工程(5.2万)。(需要指出的是,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并不全面。比如,根据PayScale所公布的2013-2014年度本科专业起薪排名,排在第一的是石油工程,高达10.3万,大概体现了美国近年来油气业的暴富。)但是,作为专业人员,这仍然是相当低的工薪,除了极少几个例外,明显低于其他专业的硕士学位的年薪。比如,教育专业是最为清寒的专业之一,学生素质也属于最低之列,但本科以上的高等学位持有者中等年薪仍然有5.9万。护士拿个硕士,中等年薪则为8.7万。

  另外工程专业虽然供不应求,但本科毕业的失业率依然比较高,大致在5.1%到7.4%的幅度。如果在上述几个工程专业获得本科以上的高等学位,中等年薪就分别依次变为11.4万、10.9万、10.4万、10.3万、10.1万。也就是说,工程专业读了研究院,拿十万以上的年薪属于常规。更重要的是,拿到高等学位后失业率极低,大致都在3%以下。

  另一个被忽视的专业,就是护理。很少听说中国学生出来学护理的。但持有本科学位的护士中等年薪达5万,没有一个商科专业能与之相比。而且失业率仅4.8%。拿着硕士的护士,中等年薪则到8.7万,失业率仅为1.9%,属于失业率最低的专业之一。像耶鲁这样的名校,都设有护理学院。如今护理学又开始设立博士学位,让医生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、很不高兴。这些都体现了护士地位之高。随着“婴儿潮”一代的退休,美国进入老龄社会,护士会更加供不应求。

  如果不学工程和护理专业,那么中国学生在美国本科毕业后,恐怕难以指望找到工作。商科里最流行的两个专业是金融和会计,本科毕业生的中等年薪分别是4.7万和4.5万,失业率分别为6.9%和8.2%。一旦读了更高的学位,中等年薪就分别变为10.4万和9.1万。要注意,这恐怕包括许多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人的年薪。我一位朋友的孩子拿到会计硕士,有幸在四大财会事务所之一找到工作,地点就在纽约市,但起薪也才5万多。

  留美就像是一场长跑比赛。如果站在起跑线上时连自己是跑1500米、5000米、还是马拉松都不清楚,上来就跟着别人的节奏瞎跑,不失败才怪。中国的学生和家长们,过分盯着大学排名,在托福、SAT等考试上死拼,把时间和精力全部穷尽,却很少想自己上大学后的平均成绩、也不肯拿出时间和精力为之进行准备。这就好像一名万米运动员,把所有的精力都在前五圈上消耗掉。后面二十圈怎么办?他们的回答是:跑完前五圈再说。你见过这样的运动员吗?

  这种急功近利的战术,造成了诸多恶果。其中之一,就是在托福、SAT上创造了比自己实际水平高许多的分数,最终还真可能上了比自己实际水平高一截的大学。达到这一目的的人,都觉得自己捡了个便宜。但问题是,大学层级越高,要求越严。如果你入学前所有精力都花在考试上,就更不可能进行大学的学业准备。事实上,大部分学生和家长根本不知道如何准备。这样上的大学越好就可能越失败。即使不被劝退,拿一串C回来,也根本难以上像样的研究院。

  可见留学前的规划非常重要。这里的核心问题,首先是知道留学的教育终点在哪里,知道参加的比赛是1500米,还是万米,如何平均分配体力。我一向的主张是:托福、SAT等考试成绩虽然很重要,但不要把所有精力都花在这些上面。要拿出相当的时间,准备大一课程。因为对中国学生而言,大一是最令人措手不及的挑战。美国虽然选课很自由,但本科不比研究院,有许多选课限制,即使学理工的,也必须修满若干文科课程。有些课程期末要写读书报告,对此中国学生的训练基本上是零。所以,在这些方面的准备,留美前两年就必须逐渐开始。换句话说,你跑最初一千米时,要考虑后面九千米的体力分配,这样在万米比赛中才可能有竞争力。

  在美国读中学耗资甚巨,后面还有大学。家长们当然都给孩子上大学留够了钱。但不少人没有意识到,大学后面还有研究院。结果这些家庭把钱全砸在大学阶段,等到真该拼最该拿的研究生学位时,反而有些经济窘迫。这是长跑比赛中典型的错误:在一开始就把体力耗完。

  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由于中美在社会经济制度和教育文化等方面的巨大鸿沟,造成了留美的高度盲目性。在这种盲目的冲动中,很少人能够看得远一点。
  想查看关于美国留学的相关内容,继续关注藤门留学。藤门留学——专注美国的一站式高端留学门户。